111次
好評
37921分
愛心積分
15202人
幫助人數

首席律師

龐石磊律師

個人簡介 龐石磊律師,畢業于四川大學,法學學士。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部授.. [詳情]

龐石磊的律師團隊網站

所在地區: 四川 成都

聯系方式: 17358687608

辦公電話:

聯系地址: 成都市青羊區清江東路360號1958電影城綜合樓2樓

在線提問

律師隨筆

提供勞務者受害責任糾紛法律問題(勞務關系、雇傭關系等)

作者:龐石磊  來源:找法網   日期:2020年03月19日

提供勞務者受害責任糾紛是指在個人之間存在勞務關系的前提下,提供勞務的一方因勞務活動自身受到傷害的,在提供勞務一方向接受勞務一方主張損害賠償時,由雙方根據各自的過錯程度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一般來說,引發提供勞務者受害責任糾紛產生的主要原因有如下三點:第一,提供勞務者風險意識差,自我保護能力低;第二,接受勞務一方組織管理與安全保障能力不足;第三,部分企業不規范用工,包括將承接的業務轉包給無資質的個人或實行單位內部員工承包制。隨著社會分工的進一步細化以及勞動用工市場部分領域規范的欠缺與不完善,提供勞務者受害責任糾紛愈發普遍,在當前的法律框架下,深入探討提供勞務者受害責任糾紛裁判規則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一、自《侵權責任法》實施后,提供勞務者受害責任糾紛的歸責原則由“無過錯責任原則”已變更為“按照各自過錯承擔相應責任”。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1條規定:“雇員在從事雇傭活動中遭受人身損害的,雇主應當承擔賠償責任。雇傭關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員人身損害的,賠償權利人可以請求第三人承擔賠償責任,也可以請求雇主承擔賠償責任。雇主承擔賠償責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償。”此后施行的《侵權責任法》第35條規定:“個人之間形成勞務關系,提供勞務一方因勞務造成他人損害的,由接受勞務一方承擔侵權責任。提供勞務一方因勞務自己受到損害的,根據雙方各自的過錯承擔相應的責任。”至此,提供勞務者受害責任糾紛不再實行無過錯責任原則。



二、一般情況下,當提供勞務者系在從事雇傭活動中受傷,人民法院在會推定雇主存在過錯,并判決由其承擔主要賠償責任。


在雇員提供勞務的過程中,生產設備、勞動安全措施等均關系到雇員的人身安全與健康,對雇員提供必需的安全保障,對施工現場盡到安全管理義務,杜絕安全責任事故的發生,是雇主應盡的基本責任。雇員因提供勞務受到損害,雇主應當承擔賠償責任,該賠償義務是針對雇員因職業傷害造成的經濟損失和勞動能力損失的補償,不能因雇員的操作失誤而免除。因此,人民法院在審理提供勞務者受害責任糾紛案件時,往往會優先考慮接受勞務者(雇主)是否履行了一些必要義務,比如是否為提供勞務者提供了安全的勞動環境;是否提供了符合安全標準的勞動工具;是否告知了勞動工具的正確操作方法;是否盡到了現場的監督管理義務等,甚至會由此向上追溯到具有用人資質的企業,是否存在選任不當、現場監督和指揮不力等原因而導致傷害的發生等原因,并據此判令企業對雇主的賠償責任負擔連帶義務。




三、一般情況下,人民法院會以提供勞務者自身未盡到安全注意義務為由,判決其自身對損害的發生自行承擔一定的責任。


承前所述,《侵權責任法》實施之后,提供勞務者受害責任糾紛的歸責原則由“無過錯責任原則”已變更為“按照各自過錯承擔相應責任”。因此,在提供勞務者受害責任糾紛案件中,提供勞務者對其自身不存在過錯、接受勞務者一方存在過錯需負擔相應的舉證責任。但客觀地說,提供勞務者的舉證能力一般處于劣勢地位。因此,在遵循誰主張誰舉證原則的前提下,對于提供勞務者而言,對于證明對象的確定不宜過寬,對于證明標準的要求也不應過高。所以,在當前司法實踐中,人民法院并不會苛求提供勞務者對自身沒有過錯或接受勞務一方存在過錯的舉證能力,但是雇員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在提供勞務的過程中,本身應負有安全注意義,所以,人民法院在絕大多數案件裁決時,都會要求由提供勞務者一方自行承擔小部分的賠償責任,責任比例多在10%至30%不等。




四、人民法院在審理提供勞務者受害責任糾紛案件時,往往會傾向性地最大限度維護提供勞務者的權益,由此經常會對“從事雇傭活動”進行一定程度的擴大解釋。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9條第二款規定:“前款所稱‘從事雇傭活動’,是指從事雇主授權或者指示范圍內的生產經營活動或者其他勞務活動。雇員的行為超出授權范圍,但其表現形式是履行職務或者與履行職務有內在聯系的,應當認定為‘從事雇傭活動’。”




五、雇員在上下班途中能否認定為從事雇傭活動仍存在較大爭議,應結合具體案情進行判定,暫無統一定論。


判斷雇員是否為在“從事雇傭活動中”受害,主要是看雇員的受害與受雇工作之間的關系,一般可以從三方面考慮:一是雇員受害時,是否是在受雇傭期間;二是雇員受害時,其所從事的工作是否是雇主指派的工作;三是雇員受害時,是否在工作時間、是否在完成雇主指派的工作所應該出現的地方。針對雇員在上下班途中發生意外事故是否屬于從事雇傭活動,目前實務界并未形成一致,尚存較大爭議。



六、確非在從事雇傭活動中受傷的,雇主無需對提供勞務者的損害承擔賠償責任,但若雇主存在其他方面存在過錯或法院從公平原則及人道主義角度出發,可要求雇主承擔部分賠償責任。



  七、企業將業務發包給沒有資質的個人,個人作為雇主承擔賠償責任的同時,具有相應用人資質的企業需要對此承擔連帶責任。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1條“…發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接受發包或者分包業務的雇主沒有相應資質或者安全生產條件的,應當與雇主承擔連帶賠償責任”之規定,當企業將業務發包給沒有資質的個人時,應當與雇主的賠償責任承擔連帶責任。



八、一審法院經過查明事實,對提供勞務者和接受勞務者所確定的責任劃分比例在合理的自由裁量權范圍內的,二審法院盡量尊重。


 
律師在線
馬上咨詢
校园情色亚洲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