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次
好評
37963分
愛心積分
15222人
幫助人數

首席律師

龐石磊律師

個人簡介 龐石磊律師,畢業于四川大學,法學學士。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部授.. [詳情]

龐石磊的律師團隊網站

所在地區: 四川 成都

聯系方式: 17358687608

辦公電話:

聯系地址: 成都市青羊區清江東路360號1958電影城綜合樓2樓

在線提問

辦案心得

四川xx土石方公司與簡陽市xx建設、四川xx建筑工程糾紛

作者:龐石磊  來源:找法網  日期:2019年11月19日
四川省簡陽市人民法院民 事 判 決 書(2015)簡陽民初字第912號
      原告:四川省資陽市xx土石方爆破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資陽市xx區師園路**附**。法定代表人:樊x,董事長。委托代理人:李x,四川簡陽xx律師事務所律師。委托代理人:徐xx,四川xx衡通律師事務所律師。被告:簡陽市xx建設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簡陽市簡xx設西路(藝術中心**)法定代表人:楊x,董事長。委托代理人:龐石磊,四川厚海律師事務所律師。被告:四川鑫華建xx有限責任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區府城大道西段********法定代表人:張xx,董事長。委托代理人:巫xx,四川建永xx務所律師。委托代理人:謝清華,四川xx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四川省資陽市xx土石方爆破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旌盛爆破公司)訴被告簡陽市xx設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鴻琛建設公司)、四川鑫華xx程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鑫華建筑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一案,本院于2015年2月10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審判員吳xx適用簡易程序于2015年3月31日、2015年5月7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旌盛爆破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樊x及其委托代理人李x、x鋒,x被告鴻琛建設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龐石磊,被告鑫xx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巫x明、謝清x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原告旌盛爆破公司訴稱:原告旌盛爆破公司與二被告簽訂《協議書》,協議中明確約定:1、2013年雙方簽訂的《四川省成渝客專簡陽城鎮化建設高鐵示范核心區及影響區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影響區土石方工程分包合同》中約定,若甲方(鴻琛建設公司)承擔爆破工作,則相應費用從乙方(鑫華建筑公司)進度款中扣除;本協議明確約定甲方不承擔爆破工作,爆破工作及相關費用由乙方自行承擔;2、乙方與丙方(旌盛爆破公司)就該項目爆破工作有關協議需在2014年1月達成完善相關手續并報甲方備案,否則,甲方有權停止支付乙方工程款等內容。2014年1月10日,原告旌盛爆破公司與被告鑫華建筑公司簽訂《爆破施工合同》一份,合同約定了施工內容、地址、結、地址、甲乙雙方違約責任等。合同簽訂后,原告按合同約定施工。2014年5月12日,原告與被告鴻琛建設公司在《資陽市旌盛土石方爆破有限公司工程峻工報告》上簽字確認,二被告應付原告工程款501984元,但二被告拒絕給付原告工程款,因此,原告起訴要求二被告支付工程款501984元及資金利息約30000元(按銀行同期貸款利率從2014年6月1日起計算至2015年2月10日止)、律師費用20000元、差旅費5000元等相關損失;本案訴訟費用由二被告負擔。被告鴻琛建設公司辯稱:鴻琛建設公司與原告簽訂的《土石方爆破施工協議》僅是作為配合被告鑫華建筑公司辦理土石方爆破相關備案及審批的必備手續使用,不作為工程施工合同及工程決算依據。根據鴻琛建設公司與鑫華建筑公司簽訂的《四川省成渝客專簡陽城鎮化建設高鐵示范核心區及影響區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影響區土石方工程分包合同》中約定,鑫華建筑公司承包涉案工程與土石方工程相關的內容,包括爆破工作在內,原告與二被告簽訂的三方協議中明確了涉案工程土石方的爆破工作及爆破款項支付由鑫華建筑公司承擔,且原告與被告鑫華建筑公司簽訂的《爆破施工合同》約定應由鑫華建筑公司支付原告工程款。綜上所述,鴻琛建設公司不應承擔給付原告爆破工程款的義務,請求駁回原告對鴻琛建設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被告鑫華建筑公司辯稱:鴻琛建設公司在將涉案工程發包給鑫華建筑公司之前,就先行與原告簽訂《土石方爆破工程協議》,將涉案工程涉及的爆破工程單獨分包給原告,按照協議,原告在2013年12月28日開始施工,而鑫華建筑公司與原告于2014年1月6日簽訂《爆破施工合同》。由此可見,原告是按照與鴻琛建設公司所簽訂的《土石方爆破工程協議》的約定開展工作的。從原告提供的《關于催收爆破工程款的通知》中能明顯看出,原告是在向鴻琛建設公司追討工程款,也說明了《土石方爆破工程協議》是雙方實際履行的合同。原告提供的證據,也不能證明原告具體工程款的數額。鑒于原告與鑫華建筑公司之間簽署的《爆破施工合同》未實際履行,且原告無法證明具體的工程款數額,所以鑫華建筑公司不應承擔向原告支付工程款的責任。請求駁回原告對鑫華建筑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經審理查明:2013年11月26日,原告與鴻琛建設公司簽訂《土石方爆破施工協議》,鴻琛建設公司將四川省成渝客專簡陽城鎮化建設高鐵示范核心區及影響區基礎設施建設項目的土石方爆破設計與施工任務交由旌盛爆破公司完成,承包價格為5.8元/方,預計爆破工程數量約50萬方,各標段工程完工驗收合格并提交合格的竣工資料后30日內支付70%工程款,在第一次付款后3個月內支付至結算款的95%,余下5%作為工程質保金。2013年11月27日,鴻琛建設公司與鑫華建筑公司簽訂《四川省成渝客專簡陽城鎮化建設高鐵示范核心區及影響區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影響區土石方工程分包合同》,約定:1、鑫華建筑公司分包鴻琛建設公司所承包的四川省成渝客專簡陽城鎮化建設高鐵示范核心區及影響區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影響區的土石方工程,工程內容含各自標段紅線范圍內的土石方挖、填、運、棄、臨時便道修茸等相關工作內容;2、承包方式為全費用綜合單價包干方式,鑫華建筑公司在2013年12月15日以前完成所挖區域內的土石方爆破工作,延期爆破所帶來的一切后果自負;3、若鴻琛建筑公司承擔爆破工作,則相應費用從乙方(鑫華建筑公司)進度款中扣除,爆破單價為5.8元/立方米;并對工程量的確認及工程款的支付等內容進行了約定。2014年1月6日,原告與鑫華建設公司簽訂《爆破施工合同》,約定:1、鑫華建筑公司將四川省成渝客專簡陽城鎮化建設高鐵示范核心區及影響區基礎設施建設項目第三工區爆破項目承包給原告施工,工程價格按炸藥使用量(噸)計,按28000元/噸收取甲方(鑫華建筑公司)費用;2、付款方式按鴻琛建設公司拔給鑫華建筑公司的工程款時間、比例為準,每次支付總用藥量款項的80%,余下20%工程款在三工區完工后30日內結清。同日,原告與二被告簽訂《協議書》,內容為:1、鑒于甲方(鴻琛建設公司)、乙方(鑫華建筑公司)2013年簽訂的《四川省成渝客專簡陽城鎮化建設高鐵示范核心區及影響區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影響區土石方工程分包合同》以及甲、丙(旌盛爆破公司)2013年11月26日簽訂的《土石方爆破施工協議》,三方協商一致,達成如下協議;2、甲方與丙方于2013年11月26日簽訂的《土石方爆破施工協議》僅作為甲方配合丙方辦理土石方工程爆破相關的備案及審批的必備手續使用,不作為工程施工合同及工程決算依據,丙方不得引用本協議條款向甲方主張任何權利。3、甲乙雙方2013年簽訂的《四川省成渝客專簡陽城鎮化建設高鐵示范核心區及影響區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影響區土石方工程分包合同》中約定“若甲方承擔爆破工作,則相應費用從乙方進度款中扣除,爆破單價為5.8元/立方米。”,甲方不承擔爆破工作,爆破工作及相關費用由乙方自行承擔;4、乙方如選擇丙方作為乙方承包范圍內的土石方爆破施工單位,乙方與丙方完善爆破工作的有關協議,爆破施工工程相應費用由乙方與丙方進行結算;5、以甲方名義簽訂的涉及乙方承包土石方工程爆破施工的合同、函件等書面文件僅作為該土石方工程爆破施工審批、備案使用,該土石方工程爆破施工所產生的一切責任均由乙方負責,若因此給甲方造成任何經濟損失,有關費用甲方有權在甲方向乙方支付工程款時直接扣除等內容。2014年5月26日,原告所施工的三個工區竣工驗收,經原告與鴻琛建設公司確認,共計用炸藥量為39.048噸。2014年11月18日,被告鑫華建筑公司向被告鴻琛建設公司出具委托書,委托鴻琛建設公司代鑫華建筑公司支付按《四川省成渝客專簡陽城鎮化建設高鐵示范核心區及影響區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影響區土石方工程分包合同》中涉及的爆破款501984元中的408283元。2014年12月13日,原告向被告鴻琛建設公司及其總公司催收涉及其施工的三個工區的爆破工程款未果,遂起訴至法院。以上事實有原、被告的營業執照、組織機構代碼證、原告與被告鴻琛建設公司簽訂的《土石方爆破施工協議》、二被告簽訂的《四川省成渝客專簡陽城鎮化建設高鐵示范核心區及影響區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影響區土石方工程分包合同》、原告與鑫華建筑公司簽訂的《爆破施工合同》、原告與二被告簽訂的《協議書》、竣工報告、領取爆破器材申請表、委托支付書等證據及原、被告的陳述予以證明,經庭審質證,以上證據來源合法,內容客觀、真實,與本案具有關聯性,本院予以采信。本院認為:原告旌盛爆破公司于2014年1月6日與被告鑫華建筑公司簽訂的《爆破施工合同》及與被告鑫華建筑公司、鴻琛建設公司簽訂的三方《協議書》均系各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不違反法律、法規的禁止性規定,合同合法有效,對原、被告雙方均具有約束力。根據三方《協議書》的約定,被告鴻琛建設公司與原告旌盛爆破公司于2013年11月26日簽訂的《土石方爆破施工協議》僅作為鴻琛建設公司配合旌盛爆破公司辦理土石方工程爆破相關的備案及審批的必備手續使用,不作為工程施工合同及工程決算依據,爆破工作及相關費用由被告鑫華建筑公司承擔,爆破施工工程相應費用由鑫華建筑公司與旌盛爆破公司進行結算。由此可見,該三方《協議書》是對本案原、被告三方之間在涉案工程中的合同權利、義務的變更和補充。因此,原告實施爆破工程的工程款應由被告鑫華建筑公司支付。被告鴻琛建設公司提出的其不應承擔給付原告工程款義務的抗辯理由成立,本院予以采納。故對原告主張被告鴻琛建設公司支付爆破工程款的訴訟請求,本院不予支持。關于原、被告雙方訟爭的工程款金額的確定問題,原告提供的領取申請表載明的涉及本案工程施工所用炸藥量為17.928噸、根據原告與被告鑫華建筑公司簽訂的《爆破施工合同》約定按炸藥使用量(噸)28000元/噸的工程計價方式,結合被告鑫華建筑公司出具的委托支付書中載明的付款金額,被告鑫華建筑公司應支付給原告的工程價款為501984元。故被告鑫華建筑公司提出其與原告簽署的《爆破施工合同》未實際履行,原告未提供充分的證據證明具體的工程款數額,其不應承擔付款責任的抗辯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納。關于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工程款資金利息的訴訟請求,原告施工的爆破項目工程竣工時間為2014年5月26日,根據《爆破施工合同》的約定,被告鑫華建筑公司應在項目完工后30日內即2014年6月25日前結清工程款,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十七條“當事人對欠付工程價款利息計付標準有約定的,按照約定處理;沒有約定的,按照中國人民銀行發布的同期同類貸款利率計息。”的規定,被告被告鑫華建筑公司未支付工程款,應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基準利率向原告支付從2014年6月26日起的逾期付款利息。故對原告主張工程款利息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基準利率從2014年6月1日起至2015年2月10日止支付的訴訟請求,本院予以部分支持。關于原告主張律師費用及差旅費的訴訟請求,因原、被告之間無律師費用的明確約定,且原告也未提供律師費用及差旅費的依據,故對該項訴訟請求,本院不予支持。
      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八條、第六十條第一款、第一百零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十七條、第十八條之規定判決如下:一、被告四川鑫華建筑工程有限責任公司于本判決生效后十日內向原告四川省資陽市旌盛土石方爆破有限公司支付工程款501984元及逾期付款利息(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基準利率從2014年6月26日起計算至2015年2月10日止);二、駁回原告四川省資陽市旌盛土石方爆破有限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限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本案案件受理費4665元,由被告四川鑫華建筑工程有限責任公司負擔。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四川省資陽市中級人民法院。
      審判員  吳懋良二〇一五年五月七日書記員  李 芳
 
律師在線
馬上咨詢
校园情色亚洲图区